黑龙江11选5专家视频分析
新奧天氣:
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 >> 副刊 >> 正文
水墨時光更動人
來源:武進日報 作者:謝書韻 日期:2019-06-25  報料熱線:86598222

  □ 記者 謝書韻

  人物檔案

  秦健惟,1969年生于武進縣萬綏公社。現為江蘇省美協會員、江蘇省花鳥畫研究會會員、常州市美協會員、武進區美協理事、武進書畫院特約創作員、袁曉園藝術館研究員。職業畫家,擅長寫意山水與花鳥,作品多次入選江蘇省、全國美術作品展。長期從事青少年美術輔導工作。

  秦健惟最近總是夢到家鄉。齊梁故里,歲月清貧,小小少年,苦中作畫。如今身處平凡幸福、教學相長的日子里,回憶起往事,倒是樂多于苦了。“想把已經拆掉的村鎮畫出來,也留下一點文化記憶。”他想做的事情還有很多。半生耕硯,寫意語言正待突破;廿載育人,教學心得也需整合。不疾不徐,秦健惟鋪開一張宣紙,點滴墨色渲染開來,又是一段從心出發的旅程。

  我癡:常懷赤子心 一路追夢而來

  “我的父親是一名嚴厲的語文教師,管教我們兄弟三人十分嚴格。”而秦健惟絕不是傳統意義上的“乖孩子”。“小時候在墻上亂畫,長大一些,課本、試卷上也滿是涂鴉。”對美術天生的熱愛讓他顯得“不務正業”,少年人又不懂得轉圜,為此沒少挨打。

  在那個時代,愛畫畫的孩子是幸福的,原生態的自然田園是他們靈感的源泉,但也是匱乏的,缺少系統的教學,更無人領入門。秦健惟先是照著月份牌畫:“老式掛歷上,一對金綠的鴛鴦浮于碧水之上,前景是絢爛的桃花。這就是我于花鳥畫的啟蒙。”在街上看到別家掛在中堂的錦鯉圖,他也久久不愿離去,回家之后再憑記憶臨摹。家鄉山水的形態,童年田園的色彩,讓年幼的心靈水墨丘壑意態初萌。回想田間奔跑的年華,為村口的一朵花駐足,為枝頭的一抹綠心折,在少年秦健惟稚拙的筆下,夢想是鮮活的,在生活的每個角落盛開。

  中考后,秦健惟的學業一度中斷。為了生計,他開始工作了,但年輕的心并沒有停止追夢。“有個聲音告訴我,不能放棄。”秦健惟說,他抓緊一切機會學習、畫畫。每個月工資三四十塊錢,一張宣紙就要七八毛錢,竟也堅持下來了。1991年,秦健惟考上中國書畫函授大學,人生就此改變。

  我執:百轉又千回 終成自由畫家

  函授大學的課程設在市二十一中,秦健惟每周都從湖塘趕過去上課,風雨無阻。在學校,他結識了一眾常州美術圈大咖,更從繪畫基礎開始學習,如饑似渴地汲取著藝術養分。1994年,因小恙住院,又有一段奇遇。“在醫院無事可做,我就拿了一本素描本,成天寫寫畫畫。”有一位在荊川公園附近開烙鐵畫廠的企業家,看到了秦健惟的速寫,大感興趣,邀請他為企業定制烙鐵畫樣稿。

  “烙鐵畫又被稱為火的藝術,用烙鐵和噴槍在木板上作畫,是當時流行的一種工藝美術形式,很多作品都是出口的。”一周畫一張樣稿,秦健惟的生活水準大大改善。而青年的心中只有畫畫。“有一些余錢了,我立刻租了一間三層樓的私房,作為繪畫工作室。”自此除了上班,秦健惟就埋首畫齋,寄情筆墨,無論寒暑,從不懈怠。

  有天,他在工作室后門口生煤爐,遇到了一對散步的夫婦。“我一看,這不是我們學校的戴老師么?”時任常州花鳥畫協會會長的戴孟清,是一位有個性的女畫家,也是重教惜才的教育家。“師徒緣分自此萌發,戴老師不僅在繪畫一道上指點于我,在工作生活上也給予我很多引導與建議,是良師也是益友。”有了名師指導,秦健惟進益極快。先學花鳥,后習山水,在寫意一路上,他愈走愈遠。

  1995年,秦健惟結婚成家。次年,女兒出生。2001年,工廠轉制,正如時代洪流中的許多年輕人一樣,秦健惟離開了工廠。天高水闊,拔劍四顧,秦健惟的心中并不茫然。他知道,是時候了,是時候將畢生愛好作為事業,是時候將中國畫與自己的人生徹底關聯。自此,秦健惟終于成為了他想成為的自由畫家。

  我琢:方寸小樓間 桃李報得春暉

  早在1997年,秦健惟開始在花東三村帶徒授課。“從無心插柳的第一個學生,到兩三個孩子來學畫,再到小區里遠近聞名的第二課堂。”在屋頂滲水的老小區閣樓里,秦健惟先是利用周末、節假日,搭建起一個繪夢的小天地;過了幾年,隨著自身轉為職業畫家,學生也多了起來,秦健惟想要打造更適宜創作的“方寸小樓”。

  他在廣成東方大廈買了一套170平方米的大平層,把畫室搬了過去,在此一開就是15年;多少孩子的藝術夢,在這里啟程。

  以中國畫為主,也教素描和色彩。秦健惟發現自己竟然是一個天生的老師:“我喜歡和孩子們學在一起、玩在一起。學生的黏性很高,幾乎沒有中途離開的,大部分一學就是八九年,還有工作成家后帶著自己的孩子回來學畫的。”20多年來,秦健惟始終沒有擴大規模,因為帶學生須親力親為。他說,在養活自己和家人的基礎上,希望能將美術的種子播撒到更多孩子的心田。

  除了在畫室上課,出去到各學校上課,秦健惟是一個很“宅”的人。此人一生癡愛畫畫,一旦以此為業更是一發不可收。

  “創作要耐得住寂寞,而我在畫齋中從不寂寞。”秦健惟說,造化是他的良師,古人是他的益友,更有愛畫之心源為伴。他在臨摹古畫中習得傳統真味,再賦予現代的語言、自身的特質。閑時,他也與畫友一道出門寫生。畫家用畫筆為這一方世界賦生,也讓走過的時光更動人。

水墨時光更動人

責編: wanyifeng

相關新聞:
蘇ICP備07507975號 新聞信息服務單位備案(蘇新網備):2007036號 版權所有 武進區委宣傳部 武進日報社

蘇公網安備32041202001025號

黑龙江11选5专家视频分析